Posted on 

有关钟致远事件的报告

前言

RIP Wiki Team于2022/10/24日晚接到消息后便开始关注钟致远事件,钟致远作为R.I.P.业界重点关注对象一直以来都是焦点人物;此次事件更是给业界带来了不小的动荡。
在事件发生的两天内,RIP Wiki Team持续关注并发布了专项调查员文章,详见Wiki专栏,现再次发布评论员文章,内容如下。

特约评论员意见

欲关注评论员消息更新,Follow

这事还得从 zzy 退网那天说起
当时还吵着想开 blog,于是我给了他一个剧本,让他明年再战,谁知道中途因为时间把他被开盒的事件谈化了感情,一直都在吵着要重新开 blog,于是到了 10 月左右他又回来了

在退网后的 zzy 变得无事可做,天天私聊分享生活以及在群里说着“好无聊”

中途 zzy 同学为了继续解闷看中了 maimai,然后又迷上了MTR,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沉迷了下去,且一直活跃的透过私聊以及群里发他的音游“成果”以及对地铁的心得(当然有一部分是我害的,为了让zzy不那么自卑)

直到目前为止我都是在和 zzy 保持着一定的聊天,就怕哪天突然寄了,然后也在调侃要是哪天 zzy 没发信息了就是被抓了

zzy 对此并不满足,想与更多人继续聊天,于是便开始了换号(细见换号事件)。在一系列迷惑的操作下让 Coia 等人得知了 zzy 暂未退网(在此之前是以“zzy的同学”自称,但可想而知有些人也猜到了)

在此期间,zzy 一直说着想重新开 blog ,想打 maimai 等等的事情来不断挑起我们的神经,我们也不断的提示甚至警告如果这样做的后果一切将会由他自己承担(这个不只一次,但绝对数不过来,天天在群里有空就在这调侃)

到了 10 月,zzy 终于忍不住并重启了他的 blog,并在频道里表示会复活并在准备,此时我已经可以预知后续发展了

在推出了第一个文章后,群里人就开始劝 zzy 别再发了,而当 Gcore 预告出来后,这种提醒就变成了几乎每隔6小时一次的警告

终于,在推出 Gcore 没多久后,因为 zzy 的态度群里人忍不住发飙了,拿出准备已久的户籍信息,写好文章,然后贴出来警示

(部分无关内容已进行筛选)

预测:

到最后,zzy 因为顶不住压力再次退网

简单版:看第一段
总结:不听劝告、屡教不改、烦死人、自作自受

心里话:
但凡软一下也不会发展到现在开盒,只能说和预测一样
这一次要是只能自己抗下去了,没人会帮忙的,zzy 的好感度早就因为在群里的骚扰掉到负数了

解决方法:出来道个歉然后关 blog 即可

特约评论员 Sam

特约评论员文章 2

特约评论员 “Hakurei Shrine”

本来我们对于钟在被开盒的边缘都是非常同情,于是叫他快点退网。

在我与众人的催促之下终于让钟销号退网,但是他始终忍不住想作死(可以说他说每一句话都像要自爆一样)

后面的故事就是你们看到sam给他剧本那段

至于钟打maimai那还是我暑假里想发挥一下(正好去大商场晚宴,吃完没事做看到一个机厅按耐不住(我一般是呆在家里不想出来,但是我妈觉得我不应该老呆家里)打了几盘),把打完的图发到群里,正巧让钟看到了(他中考完没事做)于是。。。

(后面的故事就是钟私聊跟群发等方式到处发他打maimai的照片,让人实在忍不住想搞一句国骂炸过去(我寻思你他妈的打的跟他妈shit一样,你他妈还到处发,是不是脑子有病嗷))

然后zzy一直想重开blog,我一直按着让他别出来,我甚至说“出来我就给你博客删解析”,我们一行人甚至都被刺激的有些神经衰弱了。但是zzy丝毫不满足,于是他去hax群里换号(具体见上)聊天(我寻思哪个傻子还上去说“我是zzy同学“,真是迷惑操作)

后来的故事就是zzy终于他妈又重开了Blog并且成功激怒了我跟群里各位群友。(见上)

看到Gcore自选及deno deploy被钟像蝗虫一样滥用(玛德傻逼,我官网还在Gcore,你炸完我们玩什么),我tm火气冲天,跟莲子粥同志一拍即合,就立刻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开始开团

总结:本来我对钟还是有点好感的(看他可怜),没想到他怎么都要自爆,还他妈本性不改

我们是不可能出来帮忙了,帮什么鬼忙,ctmd,蝗虫一只,自生自灭是最好的下场。

小结

此次钟致远事件的矛盾点在于,钟致远先生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与其活动圈有强烈的价值冲突,其过境蝗虫般的事迹令人不齿;且钟致远的个性张狂,无法理性地控制自己的行为,总的来说就是:Telegram等平台给了超过他能力范围的舞台,如果把钟致远近两年来在各平台的所作所为看作是小学生在大会堂作报告之类的事,便很好解释了;和很多B站up主一样,钟致远先生的公众影响力远超他个人能力所能驾驭的范围,使得其做出了许多在旁人眼中荒谬到低能的行为,也让他与很多有能力的人产生了冲突;所以钟致远先生会落得此等境地是理所应当,可以说是是冤有头债有主的。
人一旦获得了某些地位,体会过了站在高处的滋味,是很难放手的,钟致远先生也不例外;钟致远无视自己没有能力驾驭在机缘巧合下获得的高位,反而一意孤行、不顾旁人劝阻,最终落得骑虎难下的尴尬处境也是可以遇见的;特约评论员Sam也指出,此次事件最好的收场便是钟致远先生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及时车软,否则难以以好的形式收尾。

关联事件

RIP Wiki Team已经准备好所有与钟致远先生及其家人相关的信息,公布与否并不取决于钟致远先生的行为,我们团队已经多次给予其最大限度的宽容,而其的一意孤行让我们看到了钟致远先生的倔强,这份倔强让我们有了还以颜色的决心;相关信息公布与否仅取决于时机,我们会在时机合适时公开一切钟致远及其相关人员的个人信息,并展开任何可能存在的基于现实的车硬反击。

感谢你的阅读,这里是RIP Wiki Team.